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我在直播第一村里,看带货网红“野蛮生长”

我在直播第一村里,看带货网红“野蛮生长”

admin 5个月前 160 0
『对摄影师而言,除却品牌不同、磨损程度不等的摄影器材外,“硬盘”是每个人绕不开的工作伙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硬盘中的素材越攒越多,许多好照片逃不了“积灰”甚至遗失的命运。我们开设“读盘”专栏,请你来讲那些年的拍摄故事,让尘封的硬盘开口说话。』
加载自摄影师杨一凡
2020年4月1日,“带货女王”薇娅在某直播平台上卖出了电商史上首单火箭,售价4000万元。同一天,锤子科技创始人、年近50的中年男人罗永浩开始了自己的直播带货生涯,3小时卖出一个亿……越来越多的人涌向直播间,在屏幕前肆意吆喝,“直播时代”悄然而至。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27岁的主播丽丽在展示泡泡机。
2019年6月15日,以画虎闻名的王公庄村仍有近半村民依靠种地维持生计,一位承包了专职画虎人农田的村民感叹道:“像我这样种田的和那些画老虎的之间,收入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至少得有十倍吧。”

说到陌生,它早已不是刻板印象里青壮年流失、老龄化严重、与新事物脱轨的农村生态。说到熟悉,在此蓬勃发展的短视频文化,让人们见识到了各种以往不曾接触的东西,一再缩小着城乡居民的视野差距。

2019年5月25日,浙江义乌东阳江,32岁的雯姐为了拍摄吸睛的短视频,在漂在湖中的水床上展示床品。
△ 2019年5月26日,浙江义乌,一位在公园内直播售卖闪光玩具的小姐姐。直播带货其实是一件挺累的事,不光是脑力活更是体力活。 
△ 2019年5月27日,浙江义乌,1996年出生的李思缘在直播中试用一款化妆水,直播带货前,她是一名幼儿园老师,每个月工资四千。

2019年5月28日,浙江义乌北下朱地区,一辆跑车驶过,当地通过直播带货赚到钱的年轻人不在少数。

浙江义乌北下朱村的直播主播闫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自嘲曾经是个“又穷又丑”的人,2014年,这个在老家创业失败的28岁年轻人,背负着50多万元的债务,告别家乡来到义乌,期望能从电商里“淘金”,东山再起。

刚到义乌时,囊中羞涩的闫博足足吃了2个月的馒头,“那简直是人生低谷”。他白天学着做传统网购客服,晚上去夜市摆地摊。“传统电商流量红利越来越少了,生意做不起来”,陷入苦闷的闫博常靠刷短视频和直播解压,渐渐地从屏幕这头走向屏幕那头。

闫博以前是个文艺青年,大学时组过乐队,弹得一手好吉他。慢慢地,他靠在短视频平台上弹吉他吸引了不少粉丝,很多同城的粉丝还会来找他学吉他。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闫博准时进入直播间,与经常来看他弹吉他的“老铁”打招呼。

除了吉他外,闫博也会和粉丝们分享自己创业过程中的生活点滴,“老铁们,我去进货了,今天又被老板压了很多货” “老铁们,我今天给大家弹一首许巍的新歌”“我在开车”“我在厂子批发玩具”……没想这些再普通不过的日常镜头,竟然吸引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 2019年5月25日,浙江义乌,闫博在一间仓库里直播卖T恤。他曾创造过一个月直播销售35万件羊毛衫的纪录。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闫博在等待玩具商家出货时睡着了。

我问闫博,在他眼里,短视频和直播有什么过人之处?他的反馈是:认为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更真实、接地气,能直观地展示商品。“随着主播‘人设’的确立,粉丝对主播的信任度越来越高,我们无需支付高额的营销费用,便能卖出大量商品。”

闫博的“逆袭”故事让很多人看到了成功的希望。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来向他咨询销售的技巧,闫博与平台的另一位主播侯悦合伙开办了一间直播带货培训公司,教人直播卖货。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侯悦是一位脑性瘫痪儿童的妈妈,通过直播平台拍摄她与儿子的日常,受到众多网友关注。

△ 2019年5月25日,浙江义乌,闫博和侯悦合伙开办了一间直播带货培训公司,黑板上写着他们的一些心得体会。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闫博和侯悦在玩具加工厂内拍段子。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侯悦在提货时看到一件适合自己的裙子,准备试穿。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一家小规模玩具厂的运货电梯里挤满了前来提货的直播带货主播。
△ 2019年5月24日,浙江义乌,结束一天的直播培训后,闫博躺在床上玩手机。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了解直播带货群体,“草根”阶层的“逆袭故事”里,还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套路,最切还是得依靠勤奋。

我也是个“草根”,只是手里拿的家伙什儿和主播们有些许不同。


2019年,我的工作模式也像是从实体店销售到进入直播间带货的转变一样,开始变换频道,从传统媒体机构辞职,创办“心像SoulPix工作室”,由单纯的报道摄影向纪录短片领域拓展,专注于记录大时代下的个体故事。

转型过程中,我常在思考:报道摄影还能拍什么?我想,这个问题,每个摄影师都有不同的答案。

在日新月异的当下,我们并不缺少拍摄题材,而是缺少继续坚持报道摄影的人。为了活着,我试图寻找报道摄影的另外一条路。

作为一份工作,我首先要完成的是养活自己。这需要摄影师有经营意识、沟通能力,要维护和各种平台以及客户的良好关系。但所有的一切,都不得违背我的“规矩”:坚持内容报道独立,不受品牌方左右。

以“义乌直播村”为例,其实我在很多年前的“电子烟表演者”摄影专题拍摄时,便接触到了这类直播带货的人群,当时的好奇心让我留了个心眼。2019年,我正好读到一则与直播村相关的报道,报道留有的挖掘空间让我兴奋。在与合作平台的栏目编辑沟通后,选题顺利通过,获得了进行“直播村项目”的拍摄机会。但这次项目只是让我在了解直播带货生态的进度条上快进了一步,在之后的大大小小拍摄过程中,我都会留意与之相关的人群,不断填充、深化属于我的“直播时代”项目。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摄影师在提升摄影专业素质之外,学会更多技能,例如视频素材拍摄和导演剪辑等。

我经常和摄影师朋友开玩笑,现在,图片传播很多时候变成了自娱自乐,拍视频送图片一点也不夸张。各大平台、机构更容易接纳短视频、纪录短片,甚至纪录长片的形式,图片在公共领域的传播属性在不断减弱。

各个大流量短视频平台的兴起,让只拍照片的摄影师们不得不去重新思考,要么去迎合,去下沉;要么继续保持独立性,做苦行僧。当然,很多人和我一样,为了活着,只能不断增加接单能力,去拍视频,去玩抖音……

幸运的是,我和我的团队目前收入稳定,更幸运的是,我能继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拍自己感兴趣的选题,不用再像以往一样,在所属媒体调性与个人视觉表达之间纠结摇摆。

也挺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直播带货趋势已来,新手如何快速通过直播变现?

直播带货趋势已来,新手如何快速通过直播变现?

2020年早已经立春,往年的这个时候,企业、个体早已开工,上下班路上人潮汹涌。而今年,受疫情所困,大部分企业未开工,个人、商家、品牌等都在寻找新的出路。而直播则成为了当下最热门的“开工”模式,人潮纷纷...

直播现象到底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什么?

直播现象到底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什么?

近几年,我国网络直播领域越发火热,形成了一股全民直播的风向,影响着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网络直播的出现是以能够打破时空的界限将不同区域不同领域的人聚合在一起,在网络上进行虚拟聊天等方式进行着表达自我。在...

直播,让企业家永不眠!

直播,让企业家永不眠!

“主播太多,观众不够用了”电商直播正成为这个时代的“空气”。在罗永浩、董明珠等企业家点燃电商直播这把火后,为公司焦虑的CEO们纷纷涌进直播间。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说,“我下个月开始直播带货...

直播带货的红利背后,市场洗牌还未到来

直播带货的红利背后,市场洗牌还未到来

老罗的第N次创业一举打进直播业,迎来了电商直播的战国时代,初现了淘宝、抖音、快手三分天下的局面,各平台也纷纷跑马圈地。一般认为,2016年是电商直播的元年,电商直播无论是平台还是参与人数以及直播内容都...

抖音变了,“全域直播”正在带来新可能

抖音变了,“全域直播”正在带来新可能

高耸的火箭发射塔架,比标准游泳池还大的导流槽,以及为火箭提供各种“养料”的脐带塔……很多人平日里见所未见的“航天高精尖”,从抖音直播的屏幕中跃然而出。这是5月16日至17日,抖音官方推出的由“我们的太...

直播带货话术有哪些?我们总结了李佳琦薇娅的直播带货话术

直播带货话术有哪些?我们总结了李佳琦薇娅的直播带货话术

当你在购物时,如果遇上下面这两种销售,你会选择购买谁的商品呢?销售一:你好,这款商品,原件199元,现价只要99元,现在买很划算。销售二:你好!现在这款商品真的是买到就是赚到,原价199元,现在直降1...

作为一个新人,如何开启直播带货赚钱生涯?

作为一个新人,如何开启直播带货赚钱生涯?

2020年直播带货作为新业态风生水起,从央视主播到地方官员都积极参与其中,按秒计算的销量不仅丰富了企业的营销渠道,更是给经济增长带来全新动能。那么作为一个新人,在网红经济热潮来袭,按秒收入的风口之下,...

直播电商的带货秘诀,100年前就有人讲清楚了

直播电商的带货秘诀,100年前就有人讲清楚了

1904年,美国第三大广告公司洛德暨托马斯的执行总裁阿尔伯特·拉斯克,在参加一次沙龙时,从门童那里收到了一张小纸条:“我正在这个聚会沙龙楼下,我能告诉你什么是广告,我知道你不清楚……”出身加拿大骑警的...